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8231

主题

1万

帖子

804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047771

社区居民最爱沙发

红玫瑰与白玫瑰:《权利的游戏》背后的真实战争

[复制链接]
微信ID
EYEONHISTORY
时下有一部大热的美剧《权力的游戏》,是从一部同样大热的奇幻小说《冰与火之歌》改编而来。
剧中的背景设于一个平行宇宙中的西欧中世纪世界,然而对于这部小说而言,按照其作者自述以及爱好者的分析,所有的幻想都有现实的基础。
这个现实之基础,就是英国波谲云诡的玫瑰战争。
先祖遗毒
玫瑰战争开始于1455 年,然其渊源则需追溯到四百余年前。彼时英伦三岛之上,有诸多势力存在,其中最强的一支名为威塞克斯王国统治英格兰地区。
这一王国常年遭受来自北欧强敌的入侵,内部也长期存在着强大的叛离势力,统治并不稳固,故而有寻找外援的需求。
其所结交之外援,最主要的一个来自于英吉利海峡对面的诺曼底地区。那里的统治势力名为诺曼底公国,后通过联姻,两者形成联盟关系。
但这种联盟关系后来演变成了自相残杀的关系,诺曼底公国的统治者威廉在1066 年率军渡过海峡,建立了诺曼底王朝。
这个王朝有着浓重的法国色彩,统治阶层说古法语,统治模式是从欧陆搬来的法式封建制度,同时也深深地卷入欧陆上的那些政治纠葛之中。
这种卷入的一大表现,就是王朝的接班人问题会引起欧陆上各路诸侯的强烈兴趣,各方都想来插一脚,通过联姻等手段获取继承权,从而将包括英格兰地区、诺曼底地区等在内的大片土地收入囊中。
征服者威廉
在这种插一脚的权力游戏干预下,诺曼底王朝历经四王之后,落入了一个法兰西诸侯安茹家族手中,并宣告灭亡。
取代诺曼底王朝的安茹家族,势力范围包括英格兰地区、诺曼底地区、安茹地区、阿基坦地区等,极盛之时英伦大半与法国大半都在其掌握之中。
因其开国之君亨利二世之父有“金雀花”之外号,后世遂称之为“金雀花王朝”。
金雀花王朝的统治者,本就是来自法国的诸侯,实力又颇强劲,自然就对卷入欧陆事务兴趣浓厚。
特别是当那所谓的法国国王致力于扩大其统治区域,要扫灭法国境内各路诸侯时,金雀花王朝就不可避免地要站出来和其针锋相对。双方之间的矛盾,后来升级为一场持续百年的大战。
这就是“百年战争”。
亨利二世
“百年战争”时期,金雀花王朝的国王是爱德华三世。
此君强悍有为、野心勃勃,意欲争夺法王继承权,在“百年战争”中,与勃艮第等法国诸侯联盟,屡败法军,夺得大片土地,堪称一代雄主。
但这位雄主却在“家务事”上,犯了一大错误,那就是滥封诸侯。
爱德华三世子女众多,长至成年的王子均被封为大贵族,分别是威尔士亲王、克劳伦斯公爵、兰开斯特公爵、约克公爵、格罗斯特公爵。
这些大贵族都有大片领地,如威尔士亲王除拥有英格兰地区的康沃尔公国外,还有欧陆上的阿基坦公国;格罗斯特公爵则拥有近八十平方公里的直属领地,外加一百六十余个庄园和许多城堡。
土地意味着人口与财富,也意味着军事实力,爱德华三世的儿子们既是王朝之重臣,又是各自领地上的国王。
金雀花王朝的国王们,下排左三为爱德华三世
这种关系,有些类似于中国周朝时期,即周天子与诸侯共治天下。其内在的症结,也与周朝之覆灭原因类似,即周天子暗弱,诸侯坐大,不听招呼乃至要取周天子而代之。
当然爱德华三世之初衷,绝非是为了培养一群在未来威胁王权的势力,而是出于一种美好的期望,那就是通过分封来造成自家人树大根深、枝繁叶茂的局面,以稳固江山、延长王朝寿命。
除了将自己的儿子培植为强大贵族之外,爱德华三世也提拔了一些皇亲国戚、部属臣僚,其中公爵级别的就超过五个。
与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、“七国之乱”等一样,当一代雄主爱德华三世离世之后,他所培养起来的大贵族们,无论是其子还是其臣就开始纷纷不安分起来。
这种遗毒给爱德华三世的继承者理查二世带来了巨大挑战。
理查二世(1367~1400年),1377年到1399年在位。
理查二世继位时年仅10 岁,他是爱德华三世的孙子,因父亲“黑太子”爱德华早逝,只能提前继承国王之位。这位金雀花王朝的末代君主,面临着一大堆麻烦事:
黑死病,这场来自欧陆的瘟疫夺走英格兰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口;
战争失利,祖父爱德华三世在其后期开始就失去了对法作战的优势,连连失地;
财政危机,祖父爱德华三世爱打仗,而打仗就意味着花钱,其每年的正常财政收入不过三万来英镑,每年的战争费用却在10万英镑以上;
农民暴动,理查二世为了应付财政危机,开征人头税,结果逼得农民揭竿而起,在他继位后数年发生了“泰勒起义”。
暴动者一度杀入伦敦,连理查二世都差点成为刀下之鬼,值得一提的是起义者提出了一句口号:“亚当与夏娃之时,谁是贵族谁是民……”
冈特的约翰,爱德华三世三子,1362年继任兰开斯特公爵。
除了这些,理查二世的身边还有一堆手握重权的前朝老臣在盯着他,让他的行动自由大为受限。
理查二世的王叔兰开斯特公爵居于老臣班底之首,历史上称之为“冈特的约翰”。格罗斯特公爵的势力仅次于约翰,被称为“伍德斯托克的托马斯”。
约翰是保王派,托马斯则是反王派。若理查二世有明君之智慧,那么其策略当是倚重约翰,打压托马斯一系,再逐渐扩大自己的嫡系势力。
然而这位少年君主却极力培植党羽,意欲对抗一班老臣。他并非无能之君,经过多年争斗,曾将各大贵族一一压制,连保王派的约翰也不放过。
但这种压制不等于消灭,而等于让他成为各大贵族的“公敌”。
1399 年,32 岁的理查二世在各大贵族的群起围攻下被拉下王位,约翰的长子被推了上去,史称“亨利四世”。
兰开斯特家族所开创的王朝开始其统治,而爱德华三世滥封诸侯所造成的遗毒,在这个王朝积蓄到至高点,然后引爆为一场连绵内战。
红白玫瑰
内战的主角,一方为兰开斯特家族,其家族徽章为红玫瑰;另一方则为约克家族,其家族徽章为白玫瑰。
“玫瑰战争”的称谓正是来源于此。
在红玫瑰兰开斯特家族夺得王位时,白玫瑰约克家族在政治舞台上的表现并不怎么活跃,属于诸贵族之中的低调派。
这个家族与兰开斯特家族的仇冤,始自于第二任君主——亨利五世时期。亨利五世是兰开斯特家族所涌现出来的一位英武之才,他重燃战火,远征欧陆,一度将法国逼入绝境。
但他与爱德华三世一样,也在“家务事”上犯下大错,那就是给继承者留下了一群不怎么听话的大贵族,其中为首者便是约克家族。
此家族在亨利五世继位后不久,参与了理查二世余党发动的一次谋反,结果是约克家族一位重要成员,第三代剑桥伯爵康尼斯布朗的理查被处死。
这个康尼斯布朗的理查,留下一个孤儿,成为第三代约克公爵。
兰开斯特王朝
因为各种错综复杂的继承权关系,约克公爵拥有大片领地,包括其祖父的约克公爵领地,其父亲的剑桥公爵领地、舅舅一方的马奇伯爵领地等等。
地盘一大,实力一强,野心自然也就会大起来。偏偏此时兰开斯特家族出了一位庸主,也就是王朝的第三任国君——亨利六世。
亨利六世继位时还不到1岁,朝中大权掌握在亨利五世留下的一班老臣手中,其中就包括实力强劲的新一代格罗斯特公爵汉弗莱。
这群老臣在亨利六世成年之前,于内政外交军事上制造了一系列的失败,让亨利六世到了亲政年龄后面对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局面。
重重危机之中,当务之急是先体面地结束对法战争,而法王开出的条件是要亨利六世娶一位法国贵族女子为妻。
这位法国贵族女子名为玛格丽特,是法国王后的一位侄女,来自安茹。此女性格强悍,热衷参与政治,也颇有机谋。而成年之后的亨利六世则是能力平庸,性格懦弱,在如此一位霸道妻子的影响下形同木偶。
《权利的游戏》中的王后瑟曦(中)与安茹的玛格丽特
玛格丽特“到任”后不久,便开始在贵族中间物色强有力的支持者,并逐渐形成一个政治集团。
此集团视约克公爵为心腹大患,而后者此时则尚未有过于明显的异图,其与王室的冲突,主要在于王室欠他的钱,那是一笔接近四万英镑的巨款。
约克公爵在民间声名较好,被视为贤能之人,这就更加深了王室对其的忌惮。当欧陆上的法王越发占据“百年战争”的优势,英国节节败退时,民间对约克公爵上台的期望更高,在一些农民暴动中,更是直接喊出了要其上台的口号。
约克公爵也按捺不住一颗躁动的心,在1450年9 月,悍然率军去往伦敦,打出的旗号是“清君侧”。
亨利六世大惊失色,但约克公爵也不敢直接开打,双方的第一轮较量在议会展开。较量的结果是约克公爵失利,悻悻然退回了老家。
随后王室与约克家族之间展开了激烈的舆论战,造谣生事,中伤对方。同时双方还极力拉拢其他贵族,逐渐形成红白玫瑰两大阵营。
约克家族的白玫瑰与兰开斯特家族的红玫瑰
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,亨利六世患上了精神病,同时王后玛格丽特产下一子。
实际上已经成为王室,或者说兰开斯特家族之掌舵人的玛格丽特,对来自于约克家族的威胁,因为子嗣的诞生而变得更加敏感。
因为她深知那不中用的精神病丈夫一旦有什么闪失,那么王位之争就将在约克公爵与自己的儿子之间展开。
磨刀霍霍的两大阵营在正式开打之前,又有一段时间的磨磨唧唧,期间约克公爵曾短暂掌权九个月左右。
在亨利六世突然宣布康复后,约克公爵失去权力。玛格丽特则策划召开一次会议,图谋对付约克公爵,名义则是保卫王权。
约克公爵得知之后,立即发兵前去拦截。1455 年5 月22 日,约克大军与王军在伦敦附近相遇。
约克大军人数大约有七千,而王军则只有两千余人。但后者有国王在手,因此信心百倍,认为约克公爵不过是虚张声势。
谁知这次人家是来真的,战斗很快结束,王军大败,亨利六世成为约克公爵的俘虏,兰开斯特阵营的许多贵族首领殒命。
随后约克公爵将亨利六世送回伦敦当傀儡,自己出面召集议会,再度掌权。此后一段时间内,两大阵营进入了对峙期,暗杀活动充斥其间,为下一次大战积蓄能量。
三年之后,在王后玛格丽特的精心运作之下,兰开斯特家族展开反攻。
1459 年9 月23 日,双方在斯塔夫特郡再度交手,约克阵营再次获胜,但在10 月12 日的交战中,兰开斯特家族大获全胜,约克大军几乎覆灭。
夺回权力之后,王后玛格丽特展现出了女人所具有的报复心与偏狭气量。此前约克公爵掌权时,并未对兰开斯特阵营大肆迫害,而是采取了和解路线。
轮到王后玛格丽特唱戏时,她就毫不客气地对约克阵营来了个大审判。
这位女人的愚蠢与疯狂还表现在战斗胜利后,放纵士兵烧杀抢掠,兰开斯特家族因此尽失民心。
红玫瑰绽放,白玫瑰却并未凋零。约克阵营有一位骁勇善战的贵族,名为沃里克伯爵。此人长期在法国领军作战,麾下有一支精锐武装,又颇有韬略,还掌握着一个庞大的间谍网。
在约克阵营失利之后,沃里克成为最后的主力,他舆论宣传和军事反击并行,不到一年,就再度打回英伦,进入伦敦。
1460 年7 月10 日,两大阵营在北安普顿地区交战,双方参战总兵力接近4 万,对于中世纪欧洲而言,此可谓大战。
大战之前,约克家族就买通了兰开斯特家族的一个贵族,因此在交战中轻而易举地获胜。不在战场的王后玛格丽特闻知,只有远遁苏格兰。
10 月,约克公爵带着胜利者的荣耀与高傲,进入伦敦。这一次,他抛出了一个“炸弹”,那就是王朝的开创者亨利四世,是一个非法的篡位者。
那位被拉下马的理查二世的合法继承者应该是来自于约克家族的人。换句话说,亨利六世要被他约克公爵所取代。
这个“炸弹”在议会上炸出了一阵混乱,也在约克阵营中炸出了一阵混乱。那些支持约克家族的贵族包括沃里克伯爵在内,对于约克公爵的称王之意并不怎么赞同。
亨利六世
他们之所以在内战中加入约克阵营,主要是为了推翻那位穷凶极恶的王后玛格丽特,对于亨利六世倒无太大的恶感,甚至还有些好感——君主懦弱意味着臣子可以肆意妄为,要是约克公爵为王,他们还会继续有好日子过?
经过权衡,胜利者们最终形成一个意见,即亨利六世依然为王,离世之后,王位继承权由约克家族所有。
这意味着王后玛格丽特的儿子被废了。她可不会就这样认输,兰开斯特家族也不会轻易低头,各大贵族的兵马向北方的苏格兰汇集。
这一次他们的兵力接近两万人,约克公爵闻讯,率军前去“平乱”。这一次,他犯了轻敌的致命错误,以不到万余兵力迎战敌军,结果遭致一场大败,连同他本人在内的大批约克阵营的贵族被杀。
王后玛格丽特放声大笑,她放纵士兵沿路劫掠,杀向伦敦。但这个残忍的女人注定不会得到最终的胜利:
一个更为强悍的对手,兰开斯特家族的“终结者”,已经在伦敦城中成为了约克家族的新首领。
都铎王朝
约克公爵之长子,马奇伯爵爱德华,是一个出生于诺曼底的“英法混血儿”。其四肢发达,身高超过1米9,头脑也很发达,行军打仗与治国理政都很拿手,在红白玫瑰大战中屡立奇功。
当父亲战死的噩耗传来后,他在沃里克伯爵等人的支持下于伦敦称王,史称爱德华四世。
彼时亨利六世仍在位,身处于兰开斯特大军中,控制区域主要为英格兰北方地区;爱德华四世则为约克阵营的新领袖,控制区域主要为英格兰南方地区及法国一些地区。
由此造成一个南北双王对峙的局面,当然实际上则是王后玛格丽特与爱德华四世的较量。爱德华四世继位不到一个月,就与南下的兰开斯特大军展开一场大决战。
决战之地点,乃是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约克郡陶顿村。兰开斯特方面兵力在三万左右,约克方面则是两万五千左右。
约克方面人数上处于劣势,而且初战失利,但老天爷帮了他们,在最后的对决中,漫天风雪改变方向,朝兰开斯特大军刮去。
约克大军趁势掩杀,关键时刻又有诺福克公爵带数千援兵到达战场,筋疲力尽的兰开斯特大军终于崩溃。
约克王朝
爱德华四世下令,在追击过程中,优先捕杀对方贵族,而不是像以往那样抓起来换赎金。在这道命令之下,兰开斯特阵营的贵族几乎被捕杀一空,其力量也从此大幅度萎缩。
此役之后,兰开斯特家族被打断了脊梁,但亨利六世和他那位“坚强”的王后依然在逃。王后玛格丽特为了复仇,不惜将属于英格兰的一些城堡、土地送给苏格兰,以此换取支持。
但苏格兰并无兴趣相助一条落水狗,在拿了地之后便不再理会她。焦急之下,玛格丽特又找上了自己的老乡,英格兰的世仇——法王。
不料刚刚谈妥,法王就一命呜呼了,新继位的路易十一对英格兰采取和解态度,于是玛格丽特的算盘再次落空。
最后她只有回去找自己的老爹安茹伯爵雷纳,在其庇护下,于洛林建立了一个流亡政权。她抛下了自己的丈夫亨利六世,任其在北方流浪。
这个可怜的人很快被捕,押往伦敦游街示众一番后,被关入了伦敦塔。就在这场内战之歌似乎已经到了终章时,又突然冒出来一首插曲——沃里克伯爵谋反。
从兰开斯特王朝到斯图亚特王朝
沃里克伯爵可谓是约克阵营的头号功臣,是约克公爵与爱德华四世能夺取天下的得力助手,他也因此得了一个“造王者”的称号。
但功高震主的历史法则从来都不会失效,打垮兰开斯特之后,爱德华四世对这个“造王者”开始严加防范。
沃里克对于爱德华四世一系列明升暗降,提拔其他贵族钳制自己的手段看得明白。特别是爱德华四世在婚姻大事上不听沃里克的,自行安排娶了一个寡妇。
不仅如此,爱德华四世还大肆封赏寡妇家的人,意在扶持一个新贵族来做自己的支撑,这让沃里克大为恼火。
两人在1469 年4 月,也就是陶顿会战8年后正式翻脸,并大打出手。沃里克能征善战,又足智多谋,爱德华四世一度被其击败,甚至成为阶下囚。
沃里克随后掌握大权,但他很快发现国王难做,很多事情并非他所能解决的。而爱德华四世则采取了以退为进的策略,安心做他的俘虏,好吃好喝好睡,看沃里克什么时候自动下台。
爱德华四世
盘踞于北方的兰开斯特残党趁机叛乱,被国内事务搞得焦头烂额的沃里克无能为力,只得放出爱德华四世,求其主持大局。
国王一放出来,就立即发布一系列命令,将沃里克的势力冲得七零八落,逼得这位叛臣只有出逃法国。
法王路易十一灵机一动,极力撮合沃里克与王后玛格丽特联手,让这两大死敌化干戈为玉帛,共同对付爱德华四世,自己好从中渔利。
爱德华四世对此威胁估计不足,在战斗中失利,逃往荷兰。伦敦塔中的亨利六世被放了出来,又坐上了王位。
但沃里克与玛格丽特的胜利并不持久,他们缺乏统治基础,兰开斯特阵营早已精华尽失,约克阵营又对沃里克的叛变行为极为反感。
当爱德华四世在海外募得大军,反攻回来之后,局势立刻逆转,亨利六世很快又成了爱德华四世的俘虏。
约克王朝的第三任国王理查三世是《权利的游戏》中的“小恶魔”提利昂.兰尼斯特的原型
亨利六世对爱德华四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你来了就好了,你来了,我就安全了。”但爱德华四世没有放过他,为了永绝后患,不久便将其谋害。
包括沃里克在内的大批贵族在这场内乱中死亡,而玛格丽特则被俘,她的儿子被爱德华四世杀死。这位万念俱灰的女子,后来被路易十一花钱赎回,去了一所修道院,孤苦终老。
红白玫瑰的大战,似乎到了这一步应该宣告结束了。但爱德华四世在位期间未能建立起稳固的统治秩序,导致其死后又发生内战。
两大阵营残存的贵族又来了一番厮杀,最后是一个名为亨利·都铎的人获得了胜利。他来自于兰开斯特阵营,但以爱德华四世之女为妻,也就是将两大阵营合二为一,两朵玫瑰变成了一朵。
一个新的王朝出现于英国历史上,后世称之为“都铎王朝”。这个王朝的末期,出现了一位文豪,以他手中的笔写下许多英伦往事,包括玫瑰战争。
他就是莎士比亚。

折戟沈沙铁未销,自将磨洗认前朝。 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